蔡政府上任五天,國安團隊卻還沒到齊,但兩岸協商面臨中斷、沖之鳥礁╱島漁權爭議、在「一中原則」陰影下參與WHA、蔡英文出訪雙巴、瘦肉精美豬及日本輻射食品是否解禁,蔡政府的國安團隊一上場,就面臨嚴厲考驗。

蔡英文從競選總統時到就任迄今,除了「新南向政策」一項尚待補實的方向外,看不出其外交有何戰略可言;一個負責任的政府,就應該推出可行的全面性外交政策,包括與邦交國的邦誼維繫、與美國、日本、歐盟等重要國際關係的經營,以及如何拓展台灣的國際空間,而非侷限於單一區域的經營發展,劃地自限。

馬英九2007年競選總統時,提出國際法上的modus vivendi,也就是「暫行架構」,戰略上企圖一舉解決台灣面臨的外交與兩岸兩大問題。

「暫行架構」在執政後,陸續發展為「外交濾水器 光頭水休兵」與「活路外交」,戰略清晰,戰術也明確,維持了兩岸關係八年的和平穩定,外交空間也得以穩固。相較李、扁時期,美國官方數度稱許馬政府八年,是台美關係數十年來最好;與日本也簽訂了台日漁權協議,光是釣魚台就多出了相當於台灣近兩倍大的漁場,國際上更有164國給予台灣人民免簽證待遇。

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今再對蔡英文喊話:涉及兩岸關係根本性質的原則問題,是一道繞不開的必答題,沒有任何模糊空間。如同李大維所說「新政府的外交路線就是務實」,其戰略也不可能自外於大陸,也須務實面對。

蔡政府現在「冷中友日親美」,兩岸關係進入冷和期;在大陸可能杯葛下,台灣未來的國際空間、國際參與都充滿變數,蔡政府的兩岸外交徒有戰術沒有戰略,就像走鋼索。

以沖之鳥爭議為例,蔡政府上任就推翻馬政府定調「沖之鳥礁」,稱要留待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認定,此話一出,連綠營立委都著急提醒「走太快了」,應明確定沖之鳥是「礁」非「島」,以利日後台日談判。

李大維稱外交上要保留模糊空間,也許可以換到協商的時間,他並保證漁民捕魚權益不會受影響。然而,蔡政府或許可用外交辭令或閃爍言詞拖延表態,卻不能沒有戰略。台日七月談判結果,若不能維護我漁民在沖之鳥公海域捕魚的權益,屆時蔡政府的模糊戰術也就破功了。

蔡政府兩岸外交挑戰艱鉅,李大維不諱言現在是「迫降」時刻;未來他不只要力守現有外交成績,更要力求突圍。而現有一百餘個駐外館處不僅數量過多且功能重疊,歷任政府除歐鴻鍊部長外,無一人敢裁撤館處,人力與資源的浪費無以復加。

李部長和蔡政府如有魄力,不僅不該再濫增新外過濾器館,還要大幅裁撤現有外館,不要讓台灣這樣一個小國,維持美、日等大國的駐外館處規模。

濾水器 水世界

創作者介紹

劉雅宜

erikbarker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